从坂田到松山湖两天华为之行南海品牌企业总结出这三句话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21 来源:本站 点击:

  到创新一线去!从深圳坂田到东莞松山湖,因为南海区组织的第一期走进互联网、科技龙头企业系列活动,21位南海品牌企业负责人在9月的第一周完成了两日的华为之行,深入华为企业通讯开放实验室、无线制造部车间、华为松山湖供应链物流中心、华为大学等生产研发一线,与华为战略市场部、华为云中国业务部相关负责人进行对话。

  在南海,随着70家南海制造业全国“隐形冠军”企业和206家首批南海品牌企业行动计划试点企业名单相继出炉,一批创新能力强的高成长性企业正加速涌现,新一轮的企业生产制造、商业模式变革正在发生。

  作为国内牛仔面料细分领域的领头羊,随着市场的拓展,致兴纺织目前在国内外开设了9个办事处。过去一年,这家企业在孟加拉国新增设了办事处之余,还先后赴阿姆斯特丹、纽约、达卡等地参展,积极拓展国际市场。

  “在具体分工中,我主要负责供应链、信息化和国际业务板块。从全球市场看,中国市场是很大的一块蛋糕,所以当我们谈论国际化时,首先思考的是经营好中国市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同时,看清国际化不是简单的‘产品卖全球’,积极推动研发、售前、售中、售后与国际接轨。”

  “宝索机械正致力成为第一家在海外设立研发中心的生活用纸设备企业。”彭伟东说,这是宝索机械董事长彭锦铜多年前便已确定的目标。成立于1989年,1997年正式进入生活用纸设备领域,宝索机械一直扎根于“纸上功夫”, 已跻身于全球造纸设备行业前十。其客户囊括恒安纸业、中顺洁柔、理文造纸、西班牙MURO、美国ALLIED WEST PAPER等国内外纸业品牌。去年,宝索机械成功进入非洲市场,签下两个生活用纸设备总承包项目。

  在彭伟东看来,与华为一样,要完成海外研发中心设立目标的实现方法是多样的,它与在海外设立生产基地的原理相同。例如,其正式实施前,企业须深度了解当地风土人情、法务等具体事项,“我们正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但相比技术嫁接,更让刘袁平感兴趣的却是华为的企业文化建设。“我一直关注华为,想近距离了解这家标杆企业是如何实现快速发展,希望从中得到启发。”

  云雀振动正处于全新的发展起点上,梳理云雀振动的发展轨迹不难看出这一点——云雀振动的前身是1958年成立的全资国企“佛山市振动器厂”。与那个时期的大多数企业一样,云雀振动曾有过“多点开花”的情况,至2001年完成改制后,通过专注于混凝土振动器的应用研究,不断创新、开拓国际市场,逐渐发展成为了中国大陆混凝土振动器门类最齐全、出口量最大的生产企业。

  企业文化是企业核心价值观的外化。“云雀振动器的企业规模虽然不大,却承载着行业发展使命,我们想要有所作为。但如何让这种价值观被员工认可,产生一种向心力和凝聚力?它属于认知领域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华为有很深的积累,也因此,对于华为,我们不能盲目模仿,需看到隐藏于‘冰山’之下基础技术创新之外的多年的人文沉淀。”

  “包括传统IT建设瓶颈在内,南海企业目前遇到的这些问题,也是华为曾经实实在在遇到过的问题。”华为云中国业务部解决方案架构师严哲伦说,触发这项技术研究的,是华为曾经遇到的痛点。

  广东瑞洲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华忠当场就心动了。“我们做研发的最担心信息安全问题,这个系统蛮好,对于高科技企业的技术开发加密管理很有价值,并且能大幅降低电脑维护成本,减少能源消耗。”郭华忠说。

  “从18万员工中有8万人从事研发工作,占比达到45%的这组数据中可见,相比生产制造,华为更重研发和市场渠道建设,生产制造部分已采取了部分外包的方式。佛山企业中大部分是生产企业,华为的做法值得佛山企业重视。”方军认为,华为的实践正在说明,研发设计是企业快速发展的基础,要获得国际话语权,必须有自己的产品。

  “靠着模仿的低成本发展之路已被证明是‘此路不通’,企业的长足发展必须靠提高研发投入,但该往哪发力,该如何给企业找到坐标,找到方向?有能力的话,先走三步还是先走半步?华为的此次交流对我启发很大。”刘袁平说,在混凝土机械行业的细分领域,云雀已走在国内前列,但国际上还是有很多标杆,因此方向是明确的,“华为此行坚定了我的判断。”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